春分茶语:景迈茶有花蜜香

备注: 时间:2017-10-24 13:59:58 阅读:0 次

  景迈的古树茶,素以花蜜香著名。它的香有甜腻,一段时间,我曾把景迈茶称为女士茶。

  可能因景迈茶的花蜜香浓,所以茶界常把景迈茶列在班章和易武之后。景迈茶甘甜,花香直白高雅,一直以来景迈茶屈居为妃。我想,班章阳刚霸气,有王者之象,易武清柔绵厚,有皇后之风。在它们面前,香气渗到骨子里的景迈茶,稍显轻薄,为妃也不冤枉。不过,这妃子可是肌肤如雪、迷人的香妃。

  《还珠格格》里这样描述香妃:“远望,一颦一笑,勾魂摄魄。走近,香泽扑鼻,令人心醉。”

  我真正从内心接受景迈,是今年谷雨后,在九华山品过砚田兄的十年景迈青砖,与濮子兄品过1999年何仕华的景迈大树饼茶。从茶中品出了清寂的兰花香之后,我才改变了对景迈茶的看法。

  九华山甘露寺茶会的前夜,细雨纤纤,雨打芭蕉。我与太原的稻谷、西安的闲影、云南的李东诸友,一起在甘露寺的禅房喝茶。砚田兄飞机晚点,赶到甘露寺已是夜深。他一进门,便递给我一块普洱生砖,当时炉火正沸,我撬了一块丢在银壶里煮瀹,不时“芳气满闲轩”,茶香飘出室外,引得未睡的茶友纷纷来讨茶喝。黏滞稠厚的茶汤可能与煮有关,茶气充盈饱满。甜甜的兰花香过喉冲鼻,忘了当时是谁说的,如此的清香扑鼻,有可能把熟睡的蜜蜂招来。

  何仕华的1999年景迈生饼,是我从攸乐山回到勐海后,百濮子兄请我们品尝的,当时还有河南广播电台的崔老师等茶友。在勐海存储二十多年的景迈茶,饼面油润,芽头金黄。盖碗冲瀹,汤色红若石榴,茶的涩底已不见痕迹,香似空谷幽兰,轻盈飘逸,清纯不腻。

  茶汤有柔滑的米汤感,它的细腻和厚度,有点像昔归忙麓,又似易武的温婉敦厚。

  山场好、品质佳的普洱茶,如果杀青和晒青的工艺到位,汤色杏黄明亮,茶气刚 猛 , 滋 味 厚 重 , 喉 韵 深长,杯底有浓郁的花果香,后期的转化都值得期待。短期内地域特征明显,后期不会有太大的差别。就像景迈茶,只要有人珍惜牵念,敢于沉寂多年,等青涩褪去,华枝春满,妃与后不会有太大的差别。

  有人说, 景迈茶特有的花蜜香,是万亩古茶园里的茶树与数百种野生植物在和谐共存的原始生态中,由飞鸟、蜜蜂等小动物在它们之间异花传粉所致。我徜徉在景迈古茶园的蓝天白云下,深吸几口古茶园里暗香流动的药香、花香气息,感受着绿茵如盖的野地上绵绵蒸腾出的新鲜地气,不得不相信上述的说法。

  我是在雨水节气前到达景迈的。从勐海出发,在旖旎的亚热带雨林风光中,穿山越岭,三个小时的车程,到达位于思茅和景洪交界处的惠民乡。茫茫云海的青山下,一座座《芦笙恋歌》里唱到的竹楼,掩映在古茶树的绿色中。

  离景迈大寨九公里,便是芒景寨子。越过一段段弹石路连在一片的茶园,就到达了云南规模最大、保存最完好的景迈万亩古茶园。

  穿行在古茶园里,那些历尽沧桑的古茶树,依旧生机盎然,葱绿欲滴。粗大茶树的枝干上,覆盖丛生着娇绿的苔藓、蕨类、藤蔓、螃蟹脚等,把这片苍翠的茶园,点缀得色彩斑斓。置身其中,恍若隔世伊甸园的味道,又像游春在一幅诗意盎然的古老画卷里。

  景迈的螃蟹脚惹人怜爱,寄生在茶树和苔藓上,玉立婷婷。微风过处,随茶树的枝干翩翩起舞。不只是百年古树上才能生长螃蟹脚,也不唯景迈古茶园独有,我曾在五年左右的小茶树上发现过螃蟹脚。在南糯山、勐宋古茶园,都能看到螃蟹脚青翠可爱的倩影。

  茶树上长出螃蟹脚,听起来有些神奇。其实,螃蟹脚是在原始生态良好的古茶树上,寄生的一种蕨类植物。它属于扁杆灯芯草,色绿形如蟹肢而得名。

  据记载,螃蟹脚性寒凉,味微酸,饮之回甘爽甜,有清热解毒的药效。不过,茶归茶,药归药。茶可常饮,螃蟹脚其性过寒,可用食疗,不可多饮。螃蟹脚有轻微的腥味,也不宜与淡洁之茶混饮。

春分茶语:景迈茶有花蜜香所属专题:春分专题 茶语专题 本文《春分茶语:景迈茶有花蜜香》链接:http://www.24jq.net/chunfen/jie453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