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月春分

  • 三月春分
备注: 时间:2018-03-22 10:27:54 阅读:0 次

这三月初的天气有些诡异,在屋子里凉嗖嗖的,冬天厚棉衣服裹在身上恰好。可是走到户外,从刚刚出门的那一个瞬间开始,感到一阵毛烘烘的气息,像走进了一个巨大的炕坊。无数细小的带着暖烘烘骚动气息的绒毛直往鼻子里钻,直往怀里扑。

空气是湿的,天空也是阴沉。这时节的雨水人说有沾衣欲湿杏花香,如牛毛细丝滋润万物,竭力给予世界欢颜,其实这雨给人更多的是不舒服,一种无法用文字准确描写的那种压抑晦涩。它下一阵,歇一阵,没有来由的,如泣如诉,走在这雨中,撑一把伞,可是我们只有宽阔的焦躁的柏油马路,走到乡下,也只是白花花的水泥路面,青石板是绝然见不得,偶尔有一出蜿蜒的巷道,巷道的某一个角落里没有黄花地丁望着你微笑,露出明媚的牙齿,只有一两痕青苔,在酝酿着不为人知的阴谋。

有雨,不妨来得凶猛一点,汹涌一点。春雨,在惊蛰,在春分,欲迎还拒,犹抱琵琶,它如信而来,可沐浴其中的我们没有如此古典的情绪。这是一个不适合慢吞细咽的年代。黄花地,碧云天,霜林醉,点点离人泪,只是快餐文化里的一道小点心。雨,没有缠绵感伤,只是厌倦与审美的疲倦。

是雨,就要一阵子酣畅淋漓的痛击与洗刷,身上尘垢,心中污淖,已经不堪重负。正如我们行走,就要洒脱,笑就要爽朗。举起酒杯,就要有亢龙无悔纵横捭阖的狂野;卖弄歌喉,就要有凤舞九天睥睨一切的超然。


三月春分所属专题:本文《三月春分》链接:http://www.24jq.net/akcms_item.php?id=4887

三月春分相关文章

三月春分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