处暑茶语:处暑静秋怜香幽

备注: 时间:2017-10-25 11:34:35 阅读:0 次

  过了处暑,秋意凝聚渐浓,而天上的彩云,变得像暑气一样,逸散不聚,所以,民间有“七月八月看巧云”的说法。

  处暑后,台湾的香友来访,我支炉备炭,煎水瀹茶。品茗间,我与众友茶里偷闲,试香熏沉数道。青烟袅袅,迂回缭绕。茶烟与香烟,烟云戏聚供养,颇耐玩味。

  北宋陈与义有《焚香》诗,描述烟云缭绕,极为真切:“炉香袅孤碧,云缕霏数千。悠然凌空去,缥缈随风还。”一炉未残,啜茗味淡,一炉又热,香雾隐隐绕帘,香霭馥馥撩人。熏沉的香气,变幻若茶,或馥郁、或清幽,或醇厚、或雅淡。或带草药香,或带乳香,或带瓜蜜香,或带花草香。然而各种香中,均显露丝状的清凉意,香韵中逸散着苦、涩、与回甘。可见,一道好香,应以穿透力强,香气富有层次感,韵中透着甘甜清凉者为上;淡雅飘逸,意蕴深长,无呛人烟火气者为佳。同一款香,不同温度下呈现的初香、本香、尾香,其中的浓淡、花香、酸甜苦咸辛、清凉意的曲折,个中的逸趣,均须静心妙参。

  品香和品茶,有异曲同工之妙。其中的山花野芳,林泉幽趣,一个是鼻参,一个是口品,都需心证体悟。茶与香,集草木百花众香之妙,皆可入道。

  朱熹《香界》诗云:“花气无边熏欲醉,灵芬一点静还通;何须楚客纫秋佩,坐卧经行向此中。”朱熹的诗,虽是写香,却写尽品茶的幽玄之妙。品茶和焚香,还有插花、挂画,同列为文人的四般闲事,都具有清心涤烦、养性怡情的雅致共性,是明心见性、正觉大道的殊途同归。

  茶与香,秉承了大自然的菁华。在敬天法祖的历史长河中,在传统文人的生活里,啜茗焚香,从来都是如影随形。茶与香的滋润,颐养着国人温暖的性情、精致的情怀。

  夕阳西下,茶室内,烟云还是百转千回。随缘兄携带水蓝印、六十年代的老方砖,来凑热闹。我由衷感叹,今天是个好日子!三世修得奇楠缘,此生难遇老茶福。于是,薄雾浓云,清凉香氛中,我撬老茶,炉煎渭水。老茶形容枯萎,汤色却烨若春敷,水蓝印清颜如芷,老方砖夕颜若花,如品香,百般的悠长,一样的顺滑。

处暑茶语:处暑静秋怜香幽所属专题:处暑专题 茶语专题 本文《处暑茶语:处暑静秋怜香幽》链接:http://www.24jq.net/chushu/jie4567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