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天已惊蛰,我已爱上春天

  • 春天已惊蛰,我已爱上春天
备注: 时间:2018-03-23 14:04:48 阅读:0 次

春天已惊蛰。地层深处蛰伏的生命在此刻要有一种惊醒了。我极佩服地层深处蛰伏的生命,它们睡在冰冷潮湿的黑暗里,以一种精灵般的种子蛰伏,随春暖而生,叫醒一种种生命。自然由此有了一条神奇的生物链,万物穿梭其中就此生生不息。
     人,也在此生生不息里蛰伏传延着,以人的独有的蛰伏方式。
     人,蛰伏总是隐避在文明的载体里。或在光明里找到一种事业、工作、爱好、目标⋯⋯把生的意义蛰伏其中,在此等待适合的季节,或者在黑暗里找到默默退去的角落,慢慢等待岁月平凡的消亡。看起来这两种蛰伏的故事,都伴着伟大与平凡、灿烂与灰暗、快乐与神伤,交错期间,并在每逢世间毎一次惊蛰到来的时刻尽力做惊蛰人,让生的本能与升华也尽力重现。我总是庆幸,做为人,不需像昆虫一样,以卵型冬藏地层,不需像植物一样,以种子与根型伏于土壤中,不需像其它动物挖洞沉睡穴中,也不需像除此之外的其它高明客如微细菌类般寄生于看似的无形中⋯⋯人总是以思想、理想、精神自茧而自隐,后借助时间而繁殖着自己的意义文明。
     冬季,万物蛰伏于地下。
    春天惊蛰来临,蛰虫惊醒。我特意趁艳阳天,到郊外走走,看看蛰虫是否真的惊醒并从地层里钻出。沟壑纵横的郊外,珍惜的原生态树林连绵不绝。树已透芽,草已泛绿,桃花、杏花已绽放,白玉兰花也白的惊人,迎春花金黄的可人,其它叫不出名子的野花,在枯草中、土崖上、灌木丛中,也都野性实足的开着,随性十足。走近闻闻,香的不烈,但总有穿透人心的淡淡清香。它们也应是蛰伏地下的精灵,顺根枝而醒。见蜜蜂探头忙采花蜜,我很兴奋,它也应是早醒的蛰伏者。渐渐,我似乎听到土层下蛰虫、植物、细微物惊醒的触动声在四野漫延,看到它们出动的身影。但春天,要顾留一种神秘,等人无意间才忽然出现。
    我走在绵延的天然沟壑里,我似乎也成了一种蛰虫客,并苏醒了些什么,它们趁此春季款款走来。
    惊蛰时节,江南有:“一声霹雳醒蛇虫,几阵潇潇染紫红。九九江南风送暖,融融翠野启春耕。”此时,而我所处的中原郊野,只见农人在忙着种树,已启春种,也算已启春耕。我很怀念儿时自己种树的激情,如小树一样满是生长的天空。现在,虽也还很喜欢种树,并种下一棵,但已找不到那时的派头。
    农谚说:季节不等人,一刻值千金。春耕不等人,种树不等人,岁月也不等人了。
     林间道边,见一位老奶奶,低头忙着拾掇着刚挖好的野菜:茵陈(白毫)、苦苣菜、蒲公英、芨芨菜(名荠菜)⋯⋯。野菜择菜好,她把它们弄整齐放在小袋里,并放在自己面前,等郊游者来买。我走过去,与其聊起来。他告诉我:她是本地人,今年80多岁,平时闲着无事就爱来这里走走,觉得踏实,与这里的土地打了快一辈子交道,已离不开了。趁春暖花开,自己老胳膊老腿还能动,就在林间挖点野菜,好像又回到以前自己年轻时代。随后,她又给我讲起各种野菜的生性、食性、药补性,苑然一位生物学家、美食家、营养家,满满的乐观向上。从她的神气、灿烂的笑容、朗朗的话语间断判,她还年轻着。老奶奶,垫伏在年轻里,永远年轻着。

万物已学会自然蛰伏着,学会自然惊醒着。

春天,已在自然蛰伏里、自然惊醒里蠢蠢欲动着,生机盎然。我已是爱上了春天。


上一篇:惊蛰 (二十四节气之一)     下一篇:写在惊蛰
春天已惊蛰,我已爱上春天所属专题:本文《春天已惊蛰,我已爱上春天》链接:http://www.24jq.net/jingzhe/jie4950/

春天已惊蛰,我已爱上春天相关文章

春天已惊蛰,我已爱上春天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