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明夜,夜清明

  • 清明夜,夜清明
备注: 时间:2018-03-28 13:22:53 阅读:0 次

今日,清明
我没有出门,在家宅了一天。直至,闲到夜半时分。

好久没有咀嚼夜的黑,夜的孤独了。其实,夜还黑着,我还孤独着。顾城骗了我,他说:“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,我却用它寻找光明。”他没找到光明,我试了试,也没找到。现在我知道了,光明不是找的。

这清明的夜,喝点什么呢?在普洱和红酒之间,我选择了红酒。下午收拾壁橱,意外地找到了一瓶吉七,竟然是一瓶智利红酒。今夜,就喝它了。
我取出那只高脚的墨绿的独杯,实则当年这杯被我在优胜南路的家居店寻到,是买了一对儿,一绿一红,但几年前,那红的在一个契机里碎掉了。挺好,这墨绿的,适合我独饮。紫红的液体倒进去,透了绿,便有一层诡谲的色泽,有碧血的味道。是,我顶不喜欢用透明的杯子喝红酒。

选了两首佛曲,一是《且吟春踪》,一是《柳色新》。是嘛,今日清明,独属春天。

清明节的由来早已模糊,有几人知道远在2500年前的故事呢?晋文公重耳这样的明君、介子推这样的忠臣,都是逝去了的历史的烟尘。我们可以不必在清明节前一天去吃寒食,亦不必非在清明之日采清明柳着身。古人有古人的活法,今人有今人的念想。古古今今,一步赶过一步,深深浅浅,无妨。

三大鬼节之一的清明节啊,真要对那个世界对语一下吗?
我们的生命中,或多或少,或远或近的,总有人逝去了。我的,亦如此。瞑目片刻,几个名字在心中一一碾过,便缓缓的痛。青山中,黄土下。一界之隔,隔了阴阳,隔了生死。我在呢,他们在呢。都是在,没什么。

白日和一朋友聊到清明,聊到了内蒙。
在内蒙,每年清明,我都会约几个友人去郊外或山上踏青。这个习惯来自哪里来自何时,并不重要。重要的是,我喜欢。现在,我怀念。

此时的内蒙,树上还只是有隐约的绿影。静僻处的积雪,还没有完全消融。山体还是斑驳着褐色,但玫红的达达香却在枯枝上开放,一面山坡一面山坡的,燃成了霞。贯穿小城默默南流的雅鲁河畔,长有红柳。初春,先绽出毛茸茸的苞。折几枝,我可以几分钟编织好一个小筐。吊在手指上,边闲走着边轻晃。时而,一块儿卵石,或枯草间先钻出的一个叶子,被我装进小筐内。内蒙的这个季节很少雨纷纷,阳光总是很好。温煦地从老榆树的枝杈间送下来,宛如抚摸般舒服。闭目瞬间,睡意微醺,便有飞升之感,妙不可言。
内蒙的春日,便是这般的羞涩低调,这般的素淡沉静。不似中原,这般的热烈铺张,这般的浓艳奔放。大街小巷的,姹紫嫣红,枝头好不热闹!

明明刚刚还在缅怀的情绪中,这样偷说一下内蒙的春日,心便明静了些许。
恍惚敲字间,时间滑过午夜,已是过了清明日了。
清明夜,夜清明,任谁,又能挡得了时间的倏忽?所以,大可不必停留。

第二杯红酒过半,且让我受用新的夜,新的孤独。
2014年4月6日   零点11分

上一篇:从清明节看传统文化     下一篇:清明节扫墓
清明夜,夜清明所属专题:本文《清明夜,夜清明》链接:http://www.24jq.net/qingming/jie5098/

清明夜,夜清明相关文章

清明夜,夜清明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