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寒的诗句:已成伤

备注: 时间:2017-09-16 11:27:15 阅读:0 次

  已成伤

  燕外青楼已禁烟,小寒犹自薄胜绵。画桥红日下秋千。

  唯有樽前芳意在,应须沉醉倒花前。绿窗还是五更天。

  ——宋·舒亶《浣溪沙》

  你说要揽尽一段锦瑟流光,系我半生坎坷孤愁,风雨沧桑。

  我说光阴飘零人易老,唯愿良辰常相伴。有佳人,长相守。

  愈是年长,回忆往事愈是吃力。不像年少时,记忆深刻。你且听我说,当如花琳琅、繁华的风景都一一赏完后,蓦然回首时,会不会恍然发现,昔日海誓山盟的故人,如今已是人走灯灭。思量起来,诸般旧事,要一一说来道清,还真难。

  这首《浣溪沙》,是字句哀婉浓丽的宋诗,主要是咏物写景。词人以宋词一贯的媚丽艳美的语言,凄绝幽婉的笔触,细细勾勒了寒冬小寒时节的物景,以此彰显内心的伶俜哀独。字句间饱含缱绻深情,如泣如诉。

  寒冬腊月的气候,词人当了一回素心赏花人。他先写“燕外青楼已禁烟,小寒犹自薄胜绵”,你看这秦楼楚馆青烟逝,小寒凄冷袭心扉。心中无力担荷的孤独与哀痛,又该如何安放。此时,他的眼前只有一派荒芜与凄凉,残风阵阵,谁知残雪飘零久。文字戏伶的愁,无人收。

  一念须臾,情爱成痴。你的盛妆,为谁妆扮。谁又为你,描眉一生。你的泪水,为谁妩媚。谁又为你,抚平相思。你的芳颜,为谁苍老。谁又为你,执手到老。我为你酿醉的一坛往事,你可要豪饮而尽。

  我在一场盛大的苍翠年华里,怀念一段再也缝补不起的记忆。那些遇见过的人、发生过的事、走过的路、说过的话,都成为了点缀我生命里丰盛且热烈的记忆。现在想来,单薄年少时发生的稚嫩人事,仍然让我萦系至今。

  寒气逼人的冷冽冬日,诗人一个人写诗枯坐的寂寥,谁能用相思来解。

  这极萧索极寒冷的小寒节气,适合写一些婉朴清丽的词句疗解心中无言的哀愁。“唯有樽前芳意在,应须沉醉倒花前”红花褪谢惹人怜。冷冽小寒节气盛放的花,无外乎是凌寒独开的梅花或素艳山茶花。对于美好的花事,如若你错过她的一时惊艳,很有可能错过她一世的艳美韶华。那凌寒盛放的花朵已是孤贞,又何必一定要喝醉了酒去赏她的清绝之美。

  诗中,词人用“青、红、绿”的缤纷来点缀荒芜寂静冬日里的色彩,给严寒的冬季增添了一抹冶艳明丽的琳琅光景,衬托出了“应须沉醉倒花前”的诗情美意。只是,在这首诗中,词人并没有具体地说出借的是哪一种花反衬小寒节气的环境,而是用花不染尘俗的幽独表现出一种孤绝的美,颇为匠心独运。

  小寒节气的习俗,最为温暖的,应是祭灶。一口素朴简陋的灶,营生着一家人柴米油盐的温暖与希冀。灶台炊烟,谁家食味送温暖。在寒风猎猎的冬日升起来的炊烟,让远行流浪的人望见了,能心生欢喜暖煦。

  关于祭灶,约莫起源于旧时百姓对于神灵的崇拜,而神灵们又各掌一职,故而祭灶与火神相关。西汉淮南王刘安撰写的《淮南子·汜论训》中说:“炎帝于火而死为灶。”火的出现是与灶台相关联的。百姓们尊崇火与灶台,以此拜祭,希望神灵能保佑生活的平安喜乐,田间收成的红火。

  至于祭灶节的时间,即每年农历的腊月二十三或二十四两天,旧时百姓把这一天当作为过小年。在民间,人们把灶神称为“灶王爷”或“灶头神”。

  在《韩非子·内储说》中有一段卫灵公梦灶的典故。彼时,卫灵公执掌政权,一位名叫弥子瑕的人得到了他专属的宠爱,甚至与卫灵公一并听政掌管,卫灵公对弥子瑕言听计从,百依百顺。

  某日晚,一名侏儒求见卫灵公。他告诉卫灵公说自己做了一个梦,梦中有一口灶,昭示着将要与天子晤面。卫灵公听后雷霆大怒,他说百姓们向来把自己比喻成太阳爱戴,一个小小的侏儒竟敢把自己说成灶君。侏儒却淡定的给卫灵公作解释。原来,侏儒是想对卫灵公谏言,告诉他要广开言路,不要被眼前的东西所迷惑了。侏儒将灶台的火与太阳联系在一起解释,告诫卫灵公不要再听信谗言。

  要剪一段流年似水的时光,像唐诗一样温雅生活,宋词一样冶艳昌盛。只是,往事的书册,尽量别翻阅太多。翻多了,时光的尘埃会蒙上睫毛,挡住了前方的风景。

  如此。我不打扰你的温柔,你别询问我的静默。

小寒的诗句:已成伤所属专题:小寒专题 诗句专题 本文《小寒的诗句:已成伤》链接:http://www.24jq.net/xiaohan/jie4336/